用无人机抵御非洲蝗灾,这群四川00后不简单!
用无人机抵御非洲蝗灾,这群四川00后不简单!
极飞农业智能
2022-09-01 06:44
20508
官方新闻
极飞农业智能
2022-09-01 06:44
用无人机抵御非洲蝗灾,这群四川00后不简单!

对于四川合江县大山的村民来说,竹林就是他们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一亩竹林每三年可以产出 4 吨竹子,一吨竹子可以卖 400 - 500 元。”“基本不用怎么管理,种下去就会自己生长。”竹林就像是一座宝藏,源源不断地为大山的子民创造财富。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蝗灾,让竹林陷入巨大的危机当中。如果不及时防治,村民将面临连续多年断收的困境。

竹林上蝗虫


竹林上演蝗虫危机

竹农因此损失 20 万元


四川泸州市合江县尧坝镇法王寺农会村,沿着蜿蜒的水泥路盘旋上山,路的两侧长满了竹子。但在连绵的青翠之中,一片片如收割完的稻草一般的黄色十分刺眼。这些已经宣告死去的楠竹林,罪魁祸首就是黄脊竹蝗,一种吃竹叶的蝗虫。

四川竹林

被蝗虫嚯嚯掉的竹子,当年枯死,纤维腐败,失去使用价值,因为即使砍伐当柴烧,也需要花费大量人力。而被蝗虫祸害的竹林,因很少出笋而逐渐衰败。


“之前这边很少有蝗灾,2019 年非洲蝗虫迁飞过来后才开始有的,因为蝗灾,竹林不出笋,去年直接导致我损失 20 万”,一位种植了 800 亩楠竹的魏姓老板说。


为了防止竹林被破坏,维护大山的生态环境和村民的希望,在当地政府的统一组织下,极飞农业无人机出击了!负责这次统防行动的是四川木鹊无人机飞防队,队长扶涌汶和其余队员都是 00 后。


高清数字地图助阵

农业无人机高效防治蝗虫


蝗虫是迁飞性昆虫,无人机作业产生的风场和刺激性农药会惊飞它,为此这位 00 后负责人扶涌汶制定了周密的防治计划和部署——从镇四周竹林往中间推进,让蝗虫飞不出包围圈。同时为了不让蝗虫迁飞蔓延到周边乡镇,当地县政府还联合了相邻的纳溪区以及重庆江津县进行联防联治。


为了提高山地作业效率,扶涌汶首先派出先锋人员使用极飞 M500 2022 款遥感无人机,测绘出受灾竹林的地形,得到高清三维地图。

极飞遥感无人机

有高清三维地图助阵,农业无人机对作业山区的地形高低起伏一目了然,实现灵活穿梭、精准作业,轻松应对密林地形,大大提高作业效率和效果。


作业现场,飞手轻点手机,将无人机图标拖入已规划好了航线的高清三维地图中,极飞 P100 2022 款农业无人机就能在林地上空灵活穿梭,对重灾区域、辐射区域进行精准施药作业,雾化后的药物可均匀地铺洒在竹竿及竹叶表面和背面上,为竹林带来细致的守护。



一亩竹林打下5斤蝗虫

无人机防治效果显著


“效果比人工好太多了,效率更没得说,山沟沟连路都么得,人进不去,无人机就没得这个限制。”一位张姓村民说到,他们的生产队有 5000 亩竹林,如果请人工用高压枪喷的话,得要百来个工人干好几天,现在一台无人机就搞定了。


为了避免高温作业,达到更好的防治效果,无人机作业一般在早上和傍晚的时候进行。


“气温太高了,蝗虫会躲到竹子下边去,这时候施药效果并不好。我们每天五点半就起床,兑好农药,7 点到山里开始干活,10 点结束上半场,中午休息一会,下午四点再接着继续作业,一天可完成 1000 多亩的竹林统防作业。”扶涌汶说。

竹面上的蝗虫

蝗虫喜欢躲在竹叶背面。无人机施药后,一些蝗灾发生严重的竹林,平均每亩能药下来 5 公斤以上的蝗虫。


由于防治效果好,效率高,周边其他的乡镇也找他们来服务,防治任务由刚开始的 1 个镇扩展到 3 个镇。小扶表示,后续待受灾面积统计完成,竹林统防作业面积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

四川竹林

竹子作为是我国森林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广泛分布于南方丘陵山地,多属偏远山区。根据有关数据统计,2020 年我国有竹林面积 641.16 万公顷,竹业年产值为 3217.98 亿元。

高质量发展竹产业不仅可以弥补我国木材市场供需的缺口,还有助于改善生态环境、发展地方经济,是推动乡村振兴的主要战场。


长期以来,由于地处偏远山区,竹农对竹林病虫害防治重视度不够, 手段也不够先进,完全依低效、赖粗放的人工防治方式。随着科技在农村的不断普及,以农业无人机为代表的先进的无人化技术开始在竹林防治上大规模应用,将进一步提高我国竹林的产量和质量,为乡村生态环境、农村增收提供重要保障。


走出大山又回到大山

00 后新农人的新征途


小扶团队这次利用无人机防治蝗虫的行动,不仅为山区竹林防治提供了先进的科技手段,守护了大山的希望,同时也丰富了他们团队的山区作业经验。


“我们是 2020 年成立的,团队成员都是 00 后,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小扶说。说起这支年轻的团队,就不得不提及它创立之初的故事。


2020 年,小扶从无人机学院毕业,与很多同学选择航拍、电力巡检、测绘等职业不同的是,他选择了农业无人机,并瞒着家里从银行贷了 一笔钱,买了一台极飞 XP 农业无人机。


父亲知道这件事后很生气,对他大骂到:“你在搞啥子啰,你做啥子不好,跑去做农业,有啥前途嘛,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就是希望你能从大山里走出来,你倒好,又跑回了农村。”

小扶(左一)的第一台极飞 XP 2020 款农业无人机,虽然现在看起很旧了,但依然是他心中的猛将。

小扶(左一)的第一台极飞 XP 2020 款农业无人机,虽然现在看起很旧了,但依然是他心中的猛将。


面对父亲的质疑,小扶内心很坚定,他认为农业未来的趋势一定科技化的,这是一个很酷、很有前途的事业,便下定决心要闯出一番天地给父亲看。


但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很难,没什么业务。因为无人机在当地还是新鲜事物,很多农户没见过,不相信它能干好农活。为了让大家相信无人机喷药、播种、撒肥的效率和效果,小扶用”免费试打”的方式一个镇一个镇的去推广,慢慢地积累了一批用户,业务也开始好转起来,团队也开始壮大起来。现在团队成员已达到 6 人,旗下拥有 6 架极飞农业无人机、2 架极飞遥感无人机和 1 台 R150 农业无人车,作业面积已超过 12 万亩。


“团队越来越大,想做的事就越多。作为大山的儿女,我们走出大山,又回到大山,就是希望能用更好技术服务这里的乡亲,每次看到他们因用上无人机打药而露出的笑脸,这种感觉真好。”小扶说。


而一直反对儿子做农业的爸爸,去年年底在看到小扶银行卡里的数字后,也改变了对农业的看法,开始支持小扶的事业。

小扶和他的农业无人机

小扶坚信“太阳会慢慢照亮山谷,科技最终会惠及山村,从大山走出的儿女也会回到山里”。正因为有越来越多像扶涌汶这样的有志青年选择飞回大山,大山也正变得更美、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