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亩级统防统治背后的年轻人
百万亩级统防统治背后的年轻人
极飞农业
2019-05-13 21:16
3261897
官方新闻
极飞农业
2019-05-13 21:16
百万亩级统防统治背后的年轻人

3.jpg


4 月 24 日零点,当城里的年轻人正在电影院观看着《复仇者联盟4》首映的时候,孙威和他的团队仍然在乡村的田地里给小麦“统防统治”作业,周围安静得只有发电机的轰鸣和无人机起降的声音。

 

我当时就笑称他们作业速度如果能再加快一点,说不定还能赶得上电影最后的彩蛋。孙威连忙摇头说,“那不行,速度加快效果不能保证,除非能再给我来一百架飞机。”

 

显然,我是无法给他找这么多飞机来干活了,但是看着旁边在给飞机换电池的飞防队员,赶紧圆了场,“那咱不去电影院看《复仇者联盟》了,咱就直接在地里看“粮食守护者联盟”。孙威直接愣了一下,然后接着笑了起来,我知道他明白了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没错,他们此时就像《复仇者联盟》里的一样,守护我们的粮食生产安全。

 

4.jpg


 孙威和他的植保“铁军”


93 年的孙威,从小在农村长大,在接触植保无人机之前,他卖过鱼苗和汽车、开过航拍公司、也组装过无人机,在 2016 年接触到极飞植保无人机后,才决定正式加入植保行业。从跨入这个行业的第一天起,孙威就给自己许了一个目标,要做到行业最好。


而目前,孙威已经是阜阳市当地规模最大的无人机飞防公司了,并且在今年安徽省的小麦“统防统治”作业招标中,孙威和他的团队凭借着良好的信誉和先进的植保无人机技术,在近百家参与竞标的农业飞防公司中脱颖而出,拿到了阜阳市 110 多万亩的作业标书。小麦“统防统治”又叫“一喷三防”,指的是将杀虫剂、杀菌剂、植物生长调节剂如微肥、抗旱剂等混配,一次施药可以达到防病虫害、防干热风、防倒伏,增加粒重的目的,保障小麦丰收)所以这才有了文章开篇的场景。

  

5.jpg


4 月的天气,总是时不时地下着小雨,这样的天气最容易诱发小麦赤霉病,为了能又快又好的完成这百万亩的统防统治作业,孙威想到了从周边地区召集极飞植保无人机来支援的办法。不到一周时间,他从江西、湖北、山东等地区调来了近 200 多架 P系列植保无人机,而这些无人机的操作者基本上都是 80、90 后。

 

面对如此庞大的无人机作业团队,我问他怎么管理,他笑着说,我们都是“铁军”,有纪律的约束,不需要怎么管理,我只需要告诉他们在哪里作业就可以了。说完,他拿出平板电脑,点开了一个无人机管理界面,告诉我说,“你看,绿色的箭头是正在作业的飞机、灰色的是离线的飞机,蓝色的色块是已经完成了作业的地块,灰色的是已经测绘了还没有作业的地块,通过这个无人机管理后台,我们还可以看到每架飞机的作业参数和地块权属信息,如果飞机没有按照规定的参数作业,我就可以远程锁定它,让它飞不起来,这样就可以保证每次的作业效果了。”

 

6.jpg

▲孙威在田间调度作业


此外,为了保证各县各镇作业的有序进行,孙威将这 200 多架飞机化整为零分配到了各个乡镇,以镇为据点,相互支援,谁先作业完就就近去帮忙,而孙威的工作就是随时查看后台,看谁的飞机没有作业了,就会打电话过去询问是什么原因,看是机器故障还是任务完成了,如果是机器故障,就提前让保障点准备好维修配件,如果是作业完成了,就就近安排地块。这样下来,平均每架 P 系列植保无人机的作业面积最低可达 4000 亩,其中 P30 2019 款植保无人机每架平均达5000亩。

 

如此大规模的团队作业,后勤保障对孙威来说也是不少的压力。他不仅要安排保障专员轮流来值班,还要与工厂协调配件物资分配。另外,为了保证统防统治作业顺利完成,避免耽误大家的作业时间,队里的年轻保障员们一刻也没闲着,他们每天几乎都会加班至深夜 4 点,困了,就直接睡在保障车里,因为对他们来说自己少休息一分钟,用户的飞机就能早一分钟飞起来作业。

 

7.jpg


除了组织外地的作业团队前来作业外,孙威的团队还不断吸引了更多年轻人加入。家住太和县赵集乡焦营村的王顺利就是其中一个。

 

今年 30 岁的王顺利,是当地专业合作社的一位成员,家里也卖农机。作为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当他作出加入飞防植保这一行的时候,受到了来自父母方面很大的压力。

 

“当初我决定买无人机时,父母都坚决反对,”王顺利说,长辈们的看法是,现在用机械喷洒麦田,已经远远比当年的人工喷洒效率要高,还弄无人机这华而不实的东西干嘛?在他们看来,站在田间地头,玩玩手机,操作无人机就能对上百亩麦田喷洒农药,一个人完成以前几百个人才能做完的活,无疑是天方夜谭。

 

8.jpg


抵住了长辈的压力,王顺利在今年初在极飞学院考取了无人机驾驶证后,成功取得了相关的操作资格,在今年的小麦“一喷三防”战役中,短短几天内,他一人一架飞机完成了4500 多亩的喷防作业,他令人吃惊的表现彻底折服了长辈。

 

“以前我们这都是用人工或拖拉机打,一天最多能打 300 亩,现在我这台最新款的飞机,一人一天可以最低可以打 500 亩,所以接得活比以前多了好几倍。”王顺利笑着说。

  

同样来自太和县的 95 后周言顺,4 月 21 号才到孙威那里咨询了植保无人机,4 月 25 日就立马交全款拿到了一台全新的P30。而在此之前,周言顺还是众多代购大军中的一员。由于工作的性质,业余时间比较充足,所以也一直在寻思去找一个比较实干的事业。之所以会选择植保行业,是因为他父亲是一名老师,平时教学自然要涉猎很多的前沿知识和科技。其实,早在两年前,周父就已经通过网络和电视了解到了植保无人机了,随着近两年来技术的进步,他越来越觉得植保行业是一个很有未来的行业,也是一个比较有意义的事业,所以强烈建议儿子入行,这才有了周言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决定。由于还没有来得及考取植保无人机操作证,孙威就让他先跟着团队一起参加统防统治、下地学习,并了解实际作业的流程和注意事项。通过一天的下地学习,周言顺已经可以熟练地进行测绘、起降了。

 

9.jpg


正如,周老师所言,植保行业正成为了一个潜力无限的行业。2019 年 4 月 3 日,中国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 13 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数字化管理师等。新型农业服务者可以通过利用极飞的农业无人机,成为农田数据收集者、作物数据分析师,为农户提供更科学、高效的农田管理指导服务


 王邯和他的游击战术 


而在河南,此时也正进行着 1000 多万亩的优质麦“统防统治”作业,同样也面临着缺飞机的问题。为此,极飞农业河南公司的 80 后青年孟尚想到了组建“极飞农服华北区作业联盟”的办法,很快便组织到了 400 多人 700 多架 P 系列植保无人机的加入。而王邯就是其中的一位。

 

8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