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极飞的故事 | 江苏御业农业科技王阳
我与极飞的故事 | 江苏御业农业科技王阳
极飞农业
2018-11-22 19:46
2047
官方新闻
极飞农业
2018-11-22 19:46
我与极飞的故事 | 江苏御业农业科技王阳

我与极飞的故事

我是盐城金硕农业王阳,2005 年从学校毕业步入社会。站在人头涌动的人才市场,也和当下多数的大学生一样,对未来既充满希望,又感到迷茫。



职场迷途

当时汽修是个非常火热的行业,所以我就去了一家汽修中心做了学徒。车间的工作又累又脏,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我发现热门的汽修却并不是我想要的追求,就这样我从汽修中心离职回到了家里。

家里很快给我安排了一份国企的工作,这份工作稳定体面,也比较清闲,每天的任务就是去巡查管道。

我当时工作的地方是在乡下,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农田。这对于从小在城里长大的我来说,特别新奇。每天巡检管道,游走在田野,在大大小小的地块间穿梭。闲时看白云横卧蓝天,庄稼小草摇曳田间,觉得十分美好,但日复一日的工作,让我内心深处感到慌张,我也开始反问自己,这难道就是我想要的追求?

我想青春不应该就如此挥霍,一定还有更有意义的事值得我去做!

2015 年,在一次下班途中,我看见有人拿着遥控器在操控无人机拍照,顿觉新奇,便上前围观了很久,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无人机。回到家后,我便立即在网上搜索了无人机相关信息,隐约感觉这东西将会大火,所以没有犹豫多少,当晚就下订单买了一台航拍无人机。机器到手后,我便开始了对其功能的解锁,很快熟悉了各种操作。航拍给我在这个单调的工作中增添了不少新乐趣,还为我减轻了不少工作负担,例如巡检管道路线时,不用再跑到田野上,鞋子也不会被弄得脏兮兮了,也不用再检爬高爬低了。


初入植保

工作一切很顺利,如果没有再一次的偶然遇见,我想我接下来也不会辞职。2016 年的一个早晨,我在用航拍无人机进行定期管道巡查时,我通过显示器发现另一架 6 轴旋翼的大块头无人机,在农田上飞来飞去。巡检工作完成,我立即跑去寻找那架无人机。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架专门用来打农药的无人机,当时特别吃惊。因为以前对于打药的概念就是一个人背一大药桶,背着一个传统的喷雾器,在农田里往返的行走。

怀着震惊的心情,我询问了操作的飞手,他说这叫植保无人机,用遥控控制,一天正常能作业 300 亩左右,每亩地服务费8元以上。我暗地里算了一下,觉得这个赚钱,便萌生了做植保的想法,于是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往后工作休息期间我都免费给他做地勤,他也教了我一些关于植保方面的知识及植保无人机操作技巧等。跟他学习了大概半年时间,我发现了当时植保无人机的一些弊端,如:单台植保无人机作业需要多人协同操作,飞手操纵飞机,还需专人报点,加药和换电池慢,使用 GPS 定位存在的误差,易发生飞行事故。但这些并未动摇我决定干植保的决心。

没过多久我就辞去了工作,花了 6 万多买了架组装 6 轴旋翼植保无人机及相关设备,从此加入植保大军,踏上植保之路,但上道没多久就遇到一件比较扯皮的事。有一次植保作业,喷洒的药剂是厂家提供的,事后农户发现出现药害。农户觉得责任在农药厂家,但农药厂家则说责任在植保无人机,因为这种无人机做不到精准喷洒。

通过这次事件,发现所购买的这款 6 轴旋翼无人机确实不太适合打药,期间踏过的坑只有我自己清楚,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植保无人机。我理想中的植保无人机是:单机配备的作业人员越少越好,学习周期短,容易上手,并且可以做到亩用量恒定的精准喷洒。

带着这些想法去问了当时的店家,他当时只说了两个字——“极飞”!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极飞”的名字,于是当晚回家就搜索了有关极飞植保无人机的信息。当第一眼看到 P 20 时,那一刻我相信了一见钟情,真心觉得惊艳、漂亮,非常的漂亮,接着了解了相关的参数及操作方法,大脑不自觉的回荡一个声音,“是它、是它、就是它”。

在充分了解了极飞植保无人机后,于 2017 年 6 月,我刷爆了十二张信用卡,付了六万现金在信用租上购买了两架 P 20,后来我又卖掉了县里的房子,扩置了7架P20和3台作业车,成立了盐城金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了我的创业生涯。


热情的极飞

在一次作业时,对制种稻920进行喷洒作业,由于缺乏相关经验担心出问题,于是我就在群里向群友寻求帮助,这时极飞的CEO彭斌,主动给我指导如何解决这一难题,。当时我知道他是极飞的CEO,但没有想到他会亲自来指导客户,感觉他亲和力很强,非常重视客户的体验和感受。

undefined

还有一次,作业完之后忘了排空管道里的药液,在搬运时,出现了电调板被药液腐蚀的问题,打电话给极飞保障,保障人员来的很快,并且还是个小年轻,大热天的顶着太阳,蹲着门口给我修飞机。他修飞机很细心,一边修一边和我们讲解飞机该如何保养,感觉他的服务态度非常好。

极飞从上到下热情的服务和积极处理问题的态度让我很感动。

后来,我带着成立不久的金硕团队,参加了“百团大战”。对于新疆,我是头一次去,能想到的就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对当地的风情我很是期待,对打脱叶剂这件事我很紧张,因为知道自己经验不足。 但好在在作业过程中,也得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指点、帮助,大家休息的时候,还经常一起撸串、喝酒、交流,我也彻头彻尾体验一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生活。


虽然最后作业成绩只有1.3万亩,但受益颇多。极飞新疆运营中心的郑总,给我们总结了一套人员、设备、车辆的管理模式,这对于我们小团队小公司以后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农业未来的更多可能

中国有18亿亩农田,每年都需要大量植保作业,植保无人机市场的巨大潜力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未来农业的发展一定是智能化、无人化的,所以在今年四月份,我与朋友在江苏又筹建了“江苏御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并且设立了一个专为无人机植保作业提供相应配套服务的平台“未来农夫”。我相信,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只要抓住农业发展的技术主流,未来就有无限可能,跟着极飞,我相信未来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