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来之不易的农药
第二期|来之不易的农药
植保资讯
2019-08-27 23:14
19970
官方新闻
植保资讯
2019-08-27 23:14
第二期|来之不易的农药


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以及人类耕作方式的改变,病虫草害也日益变得复杂。在科研手段先进、农药种类多达数千种的今天,依然有像柑橘黄龙病等特殊病害,无药可治。


而60年前的中国,情况就更加艰难了。当时的中国,外面的农药买不进来,农民无药可用,只能用砒霜防治水稻的纹枯病,导致中毒事件时有发生。



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工业大学名誉校长沈寅初:“(以前)粮食、农药都非常短缺,农业的病虫害没有药来防治,中国没有生产很多的农药,而且中国没有自己的农药”。



以当时中国的条件,能研发出生物源农药已属不易,要想创制化学农药,根本没有机会,而即使科技发展到今天,要创制一个新的化学农药也很艰难。


化合物是农药最核心的有效成分,新药创制的第一件事情,是寻找具有活性的化合物。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关于化合物的研究,几乎从零开始。



沈阳农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刘长令说:“新农药创制的第一个特点,就是难,为啥难?现在研发一个产品,需要筛选16万个化合物,意味着假如30个人来合成的话,差不多需要30多年的时间”。



新药创制是一个系统工程,有很高的技术壁垒,按照国家管理规定,农药从创制到应用,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价必须过几道关。


第一关就是生物测定:把化合物喷洒在相对应的,病菌、害虫或者杂草上,观察药物对他们的作用,如果无效,这个化合物便作废,如果药物有效,就进入第二道关毒理测试。大概做完毒理测试的慢性实验,要有100万个数据,要三年。做完了生测和毒理,农药创制还有第三关,环境安全测试,就是做药物的田间消散试验,测试这个药对土壤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反应情况。



新药创制从化合物合成开始,工艺研究,制剂研究,田间实验,毒理学实验,安全风险评估,再到产业化,各种实验合在一起达几十万次,只有各项指标都合格,才能获得农药管理部门的登记,进入市场。


中国农药创制体系的创建者之一李宗成说:“新化合物变成农药,最重要的关键,它对人、对环境、对野生动物、对有益昆虫等等,安全不,这是首要的,不然的话用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拥有十多亿人口,农药是农业投入的必需品。正因为农药创制高风险,高投入和长周期的规律,很多国家不愿意选择研发,而选择购买别国的产品。但中国农药的研发不敢也不可依托别人。


在一代又一代农药科研人员的努力下,一批中国自己创制的农药,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


刘长令,创制的氟吗啉,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海外自主知识产权登记的农药。李正名,耗尽四十年心血创制出的中国第一个获得自主知识产权登记的农药——单嘧磺隆,成功破解了谷子的除草难题,中国也成为了全球具有农药创制能力的第六个国家。



2017年,中国农药出口163.2万吨,全球70%的原药产自中国。


中国农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如今已站上世界的舞台。未来,随着科技的发展,相信人们终将会研发出能根治柑橘黄龙病的药物,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本文链接:https://www.xa.com/news/zhibao/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