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除草剂药害深层次逻辑:风险转移!
小麦除草剂药害深层次逻辑:风险转移!
植保资讯
2018-07-30 03:03
1180
官方新闻
植保资讯
2018-07-30 03:03
小麦除草剂药害深层次逻辑:风险转移!

小麦除草剂作业最佳时间杂草三叶期小麦拔节前,这时杂草的抗药性最弱作业效果好,引起小麦药害的风险低。现实情况是农户都会推迟到拔节期后期作业,而行业共识:小麦拔节期不能喷洒除草剂,前后的悖论根源在哪里?新疆小麦除草剂常用2甲4氯钠、辉丰立清等防除灰藜类阔叶杂草,杂草茎叶吸收内部传导破坏杂草内部组织,药剂接触土壤后被微生物分解失效。



在最佳时间作业能有效防除长出地面的杂草,拔节期这段时间长出的杂草就束手无策,只能再次喷洒药剂。为了降低麦田的管理成本,农户一般会选择拔节后期喷洒药剂,这时出现药害的风险会增大,防除杂草的作业效果扑朔迷离,这样的部分风险就会转移,这种风险转移的责任逻辑在“人和”细说。

 

小麦除草剂作业让人头疼是药害,药害包括小麦和周围农作物受到农药的影响,小麦的本身的药害可能用药量、土壤的湿度碱性、反常天气(低温)、小麦生长状况等因素造成,周围农作物的药害主要是农药漂移造成的。


在新疆巴州冬小麦拔节期正好棉花出苗、辣椒移苗时期,在喷洒防除阔叶草除草剂对棉苗、辣椒苗来说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植保无人机作业时由于下压风场和雾化颗粒细的因素影响容易漂移,造成周围农作业、树木出现药害情况后,这个责任应该有谁来承担?个人建议:在周围有棉花出苗、辣椒移苗的田地尽量不要进行小麦阔叶杂草除草剂飞防作业。


                        

小麦和周围农作物出现药害后利益博弈就展开,农户的态度就是和飞防人沟通协商,有时甚至要求赔偿这块地产量和平均产量之间的差价,飞防人认为植保无人机只是喷洒工具不应该承担责任,比如自家人工肩背式喷洒药剂出现药害后不会追究喷洒工人任何责任。


最近遇到一件事让我对其中的利益博弈触动很大:一位有五百亩地的地主用拖拉机喷洒五十亩除草剂出现药害后,出高价让植保无人机作业。出现这件事的逻辑是风险的转移,地主的想法:拖拉机喷洒五十亩出现药害责任全部自己承担,所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果植保无人机作业出现药害后,飞防人要承担相应的部分责任。



最近几年飞防人都在苦恼和农户谈服务价格,和拖拉机喷洒药剂的价格相比来压缩飞防植保服务价格,出现这种苦恼的根源在于飞防人没有明白背后的利益逻辑:风险的转移,飞防服务的价格包含本身劳动价值和承担部分潜在的风险,出现药害后农户第一时间会联系飞防人沟通协商,不会有苦说不出。


上面说的小麦除草剂作业中“天时地利人和”仅仅是实际作业中的冰山一角,内涵深层次逻辑,现在正在和农户协商解决上述问题或者老死不相往来的飞防人,是否能看明白其中的逻辑,在和农户谈服务价格时会不会一些心灵上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