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种地到征兵 有趣的成本问题
从种地到征兵 有趣的成本问题
植保资讯
2018-08-29 03:17
3720
官方新闻
植保资讯
2018-08-29 03:17
从种地到征兵 有趣的成本问题


大家好,前面两篇文章中,我们讲到了成本的概念,以及如何对待沉没成本与边际成本。今天,我们来聊几个有趣的成本问题,看看还有哪些因素决定着我们的成本。不方便阅读文字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的音频收听。



糖水铺问题


我的好友杰克,他们家在香港中环广场边上有一个祖传的铺位,业务是卖糖水(甜品和冷饮)。两个月前我去香港路过那间铺子,发现他的父母还坚持在那里卖糖水。杰克父母的想法是,因为那个铺位是他们家的,不用交房租,所以他们继续经营糖水铺的成本是零。你觉得他们的想法对吗?


如果你理解我们之前谈到的成本的概念,一定也看出其中的问题了。虽然那个糖水铺是杰克家的,不需要交铺租,但是其真正的成本,其实是经营糖水铺所放弃了的最大代价或者说可能性。试想如果他们将中环广场那60平米的糖水铺租给别人,可以收多少租金?这些租金才是经营糖水铺的成本。


铺租是谁决定的?不是杰克家决定的,是社会上所有其他人共同决定的,是他们的看法决定了中环广场边那个位置的铺租值多少钱,所以是社会上其他的人决定了杰克父母坚持卖糖水的成本。



同样的问题,我也常常问地里的农民:你们种地的最大成本是什么?他们的回答虽然五花八门,但总不外乎种子、肥料、农药和人工。其实,他们自己,以及他们脚下土地本身的其它可能性才是其种地的最大成本。当然你会说,咱们国家的土地不是农民的,农民也没有机会干的别的工作,不可实现的假设不是成本。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是如果你去问许多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民,他们也会给你同样的答案。当农民在决定是否将土地流转给企业,以及决定是否放下农活去城里打工或者做生意的的时候,计算成本的逻辑往往会对他们的决策产生巨大的影响。



征兵问题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非常经典的成本案例,那就是征兵制度。我们知道,国防开支中有很大一部分钱是用来付给士兵的。有人就提议,我们应该把征兵当作是一项义务,让国家通过一项法律,使得适龄青年必须义务当兵。


他们认为,这项法律可以帮国家省很多钱,因为一旦通过,当兵就是全民的义务,政府招你去服役,给你多少钱你都得答应,这不就省了国防开支吗?


显然这个计算成本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因为它只盯着钱。我们在前面的文章中讲过,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这种义务兵制虽然在货币成本上要低很多,但它所付出的其它成本却大到无法估量。


一个年轻人,当他被征去当兵后,就不能从事原来的职业。这时,虽然军队里多了一个廉价的士兵,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可能就少了一个科学家,少了一个画家,少了一个企业家。所以这种义务兵制的总成本非常之高,因为放弃了的代价不可估量。


怎么解决这个成本和兵源的问题呢?最好的办法,还是得通过价格来实现。政府出钱征兵,青年志愿服役。比如,当政府出200块钱征兵时可能没人愿意来,而当它出到2000块钱时,可能就有人愿意当兵了。这些愿意接受2000块钱当兵的人,可能因为在别处工作的机会最少,或者因为当兵能带给他们满足感最大。这些人正是当兵最理想的材料,也是政府能够以最小代价征到的最合适的士兵。


这就是当年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给美国国防部的建议,也是他提出的众多建议中唯一被美国政府接受的一条。而这个志愿征兵制,每年要为美国减少一大笔不可估量的成本。



日常生活中,大家脑海中的成本通常是指货币成本,而在经济学家眼中,总体成本的范围则要大得多。理解货币成本和总体成本的关系,运用“总体成本”的思维,可以让我们在消费和做商业决策时更为理性和高效。


比如我们去711便利店买东西,它里面的商品比超市里的价格要贵一些,但你在里面买东西可以省下很多时间,买到假货的可能性也极低,而且因为同类商品较少,省去了许多做选择的麻烦。这个时候我们付出的总成本可能是更低的。


再比如当你选择租房的地点,离公司远一些可能租金更低,但同时你要付出很多路上的时间,这个路上的时间可以用来创造的价值,就应该计算到租房的总成本里面去。



隐形成本问题


在日常生产和交易的过程中,还有一类成本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那就是隐形成本


假如你要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找一个做家政的阿姨,你会发现有一大堆专业的家政服务机构和手机上的App供你选择,上面的保洁员多按小时收费,大概在30至50元一小时不等。而如果你是在三四线城市,请一个家政阿姨则要便宜很多。所以有人说,大城市里的生活成本更高。


还有,如果你到比较发达的地区买房子,你会发现,房屋中介会给你一张长长的费用清单,上面列了许多各种各样的费用,比如通信费、风险顾问费和律师费等等。而如果你在小县城买房子,中介就没有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所以又有人说,社会越发达,交易成本就越高。



真的是这样吗?显然这些结论都是有问题的,他们都忽略了隐形的交易费用。在一线城市,虽然请一个家政阿姨的价格更贵,但是这些家政阿姨通常都受过专业的培训,有从业证书、健康证明,以及统一的服务标准。这些通过价格明示出来的成本,看似增加了你的交易成本,其实是在帮你规避你看不到的隐形成本。比如保洁员的态度,干活的专业程度和社会信用等等。而这些隐形成本,如果是依靠熟人介绍,或者是去人才市场招聘,就会变得很难预测。


同样的,看似在发达地区买房所要支付给中介的交易成本更高,但是如果你仔细考虑一下在小县城买房的交易成本,他们并不为零,反而是无限大,大到不被纳入计算之中。比方说通信费用,过去没有网络的时候,你要交网费吗?没有电话的时候,你要交电话费吗?那时候我们看上去不会因为通信花一分钱,而那时候通信的成本其实是无限大。后来,技术的发展使得电话、网络进入我们生活,使得通信成为可能。这时候,我们的生活当中,就多了一项通信费。这通信费看上去是挺高的,但其实它比原来的“无限高”已经低了很多了。唯一的差别是,在过去它是高到隐形的,而今天它纳入计算了。


所以,我们要有一个正确的眼光,来看待今天不断增长的交易成本。



回到农业生产的话题。过去,农民要请人到地里面干活,得托关系、请吃饭、送烟酒等等。虽然雇人的费用可能比现在要低一些,但他所要承受的风险很高。后来,越来越多先进的农业设备和专门的农业服务公司进入到农村,使得农民原本无限高的隐藏成本变得可以计算。如今,他们虽然要花比以前更多的钱请人来干活,但是总体成本其实是在不断地减少。


小结


到这里,我们对于成本的话题就要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是对于农业生产经济学的探讨,才刚刚开始。与此同时,我们还将在之后的文章中,经常提及成本的话题,不断的比较,不断的想象,帮助大家形成一种稳定的“成本逻辑”,看见那些以前看不见的东西,发现那些以前没注意的损失,从而优化我们的生产,改善我们的生活。


希望对你的事业和生活,有所启发。